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連載-反逆のルルーシュ [帝國1940。]

===烏鴉和ooshi合作的===
文案:karas
插图:ooshi
blog:http://ooshi25.blog92.fc2.com/

2008年11月10日更新至 第九章+插图2枚入

 

帝国封面END

點擊看大圖

---正文-----

{帝國1940。}

事後回想,那好像是一種被吸引了的感覺。

 

推門,走進去,然後看見他。
色的頭髮,紫色的眼睛,然後看着自己,停頓動作。
[啊,朱雀君。好久不見,歡迎光臨。]
他微微笑着,很溫柔的樣子。然後側過頭,繼續做剛才的事情。

[Le...Lelouch?]

hp02.jpg

 

hp02.jpg 

 

『 一 』



現在,1940年。地點,帝國陪都巴利顿——距離戰場最近的A級都市。
樞木朱雀是剛從前綫下來的帝國新任11区空軍軍官,正在享受戰事中的短暫休假。
他只是在黃昏后蕭瑟的大街上隨意的行走着,隨意的推開了一扇門,然後愣住。

這裡只是街上一家普通的小餐廳。適宜的佈置,稀少的客人。擔心時局的人焦躁的翻閲着報紙,無所謂的人輕鬆的享受着食物。安靜,讓人放鬆。卻讓他的神經緊緊的崩了起來。因爲,一個人。
在距離門最近的空位坐下,年輕的女侍應便立刻上前來招呼他點了餐,並迅速上齊。但他卻沒有在意,視線只是無法移動的看着那個人——Lelouch。
合體的侍應服,袖口卷到肘上。拿着菜單,熟練的向客人介紹餐品。朱雀覺得眼前這一切都不太真實。這個時間這個地點這個環境,似乎都和那個男人格格不入。但是他做的很好也很熟練,讓人找不出不合理的地方。這種難以宣洩的感覺讓他的胸口非常的悶,好像很多很多語言堆積在了那裏,但是沒有一個字出的了口。而令他内心海浪拍岸的人卻仿佛遺忘了他的存在,不再有眼神回顧不再有言語問候。

學校在兩年前就已經不在了。那時候的同學們,在兵荒馬亂的年代大多都失去了聯係。有些是雙方面的,有些是單方面——比如眼前的人。以爲不會再見到了——他,已經在這個國家的另一頭,另一塊大陸,另一個半球……而如今,卻出現了。就在眼前。
那個時候以後,並不是沒有默默的想過。
那個人,會在什麽地方,做着什麽事情,過着什麽生活。
但是,一百种可能裏,怎麽也不會是今天看到的這一種。
震驚過後,一種難以言喻的憤怒開始滋長。
爲什麽,要在這種地方,做這種事。

夕陽黃昏晚,時間在雜亂的思緒中飛快流逝。周圍的客人來來去去,只留下門口一聲鈴響。
[米蕾店長,那麽今天我就告辭了]
[好的~ 辛苦了。]
[請等一下!]
眼見人準備離開,朱雀立刻上前開口。
[Lelouch!可以,聊一下嗎?]
[這位客人?]店長好奇的看着眼前穿着帝國軍服的年輕人。那個衣領上的徽章,是空軍的吧?Lelouch認識這樣的人麽?
[以前的同學。]Lelouch仍然保持微笑的樣子,豪不在意的說,[很久沒見了。]
他轉過頭,[出去說?]眼神帶着詢問。
[好的。]

路燈將街上的影子都拉的又斜又長,偶爾一輛汽車開過后,便是遠處傳來公車叮叮叮的聲響。
朱雀看着Lelouch靠在街邊的墻上,仍然單薄的身體修長而纖細。
他移開了視線,看着地上的影子,很久很久才開口。
[我以爲你已經回……帝都了。]
[啊。]Lelouch的聲音淡淡的,什麽也聼不出來。
[爲什麽不回去呢?現在這片地區已經......]
[不想回去罷了。]
[Lelouch?]
[什麽?]
[不......只是突然見到你,很意外......]
[啊,我也是。]
仿佛突然就卡住了,朱雀不知道該怎樣繼續乏味的話題。而Lelouch只是靜靜的等着他開口。
[你今天這樣子,老實說......讓人很意外。]
[是嗎?米蕾店長是我學姐。她讓我來幫忙,我覺得沒什麽不好,就來了。]他看了看自己,
[很奇怪?]
[大概......只是不習慣罷了。]朱雀含糊而過。該死,明明不是想問這些的。
[你剛才說學姐?]
[恩,我後來轉學了。你不知道,]Lelouch微笑了一下,[那個時候你已經走了]
[對不起。]莫名的,就開口道歉了。
兩人都為之一愣。
[爲什麽道歉呢!]Lelouch繼續笑着,卻笑不進眼裏了。

不對,不該是這樣。朱雀的内心開始呐喊,不該問這些廢話。他想知道的是Lelouch爲什麽沒有去
帝都,爲什麽留在這裡,爲什麽要出來干這種工作。這根本不適合他!
在學校裏的時候,他明明是那麽優秀!在很多地方連自己也無法戰勝他!
爲什麽他現在在這裡,做着該死的平凡的侍應生,臉上也一直是這種無害的笑容!
他根本不是這樣的人!他應該……

[哥哥?]

突來的聲音插入二人之間,打斷了朱雀的思路。他擡頭,看見一名栗發的少年。
[口口,你怎麽來了?]Lelouch有些意外的看着來人。
[哥哥一直沒有回來,有點擔心。]少年寫滿不安的眼睛牢牢看着Lelouch。
[啊,我碰見了以前的同學。聊一會。]Lelouch溫柔的安慰着弟弟,然後看向朱雀。[我弟弟,口口。]並沒有過多解釋,他繼續開口,[如果沒有什麽事情的話,我先回去了。不想讓家裏的人太擔心。]他抱歉的笑了笑,言語得體並保持距離。
家裏人?啊!猛得想起一張可愛的臉。
[娜娜麗還好麽?]
[很好,謝謝。那麽......?]Lelouch繼續詢問的看着他。
[啊。抱歉,這麽晚了還讓你在這裡。]怎麽辦,朱雀開始有些緊張。就這樣別過麽?至少……視線在四下掃過,突然看見旁邊的西餐廳店門。[我可以再來這傢店找你麽?]
[......]Lelouch沒有開口,只是靜靜的看着朱雀。

[我沒有什麽意思,只是想保持聯係。畢竟這麽久……]有些笨拙的解釋着,朱雀在想要怎樣才能説服他或者......是説服自己。
[可以。]Lelouch點點頭,[那麽,下次再聊。]
揮揮手,Lelouch和口口一起離去。只留給朱雀一個地上長長的影子。
爲什麽要繼續見面呢?那個時候自己不是已經作出決定了,才離開的嗎?

而遠處,Lelouch低着頭小聲開口。
[口口,你怎麽來了?]
[是卡蓮,她看見你和一個軍人在一起。說不方面出面,讓我來看看情況。]
[恩。]
[哥哥?]
[沒事。]

這或許,只是一個意外?但是Lelouch不喜歡用這個詞解釋事情。
樞木朱雀,爲什麽這個人會再出現在面前呢。
紫色的眼睛,微微的眯了起來。








『 二 』

說愛,做愛。說完愛,做完愛。
對年輕的空軍軍官來説,感情曾經只是這麽簡單的事情而已。
那麽此刻......他自暴自棄煩惱的,又是什麽呢?

現在,朱雀穿着軍服色的長外套。頭上是上午9點溫和的陽光,腳下是乾淨的青石板大道,而對面,是Lelouch工作的小餐廳——現在還沒有開始營業。
對於自己一大早出現在這裡的原因,自己也說不清。但目標又是那麽明確——他在那裏,只是如此簡單,簡單到讓他煩躁的抓了抓頭髮。要怎麽作?走進去?但是店還沒有開始營業。進去以後呢?找他?說什麽?全部都不知道。該死,這不是他一貫的作風,也不是該做的事情。他只有幾天假期,不應該在這裡,把大把的時光甚至腦細胞都浪費在一個——過去的男人身上。意識到自己想了什麽忍不住擡起頭來,瞳孔對着陽光,有一點點發酸。沒錯呀......Lelouch對他來説,已經是過去了呀。
那麽,爲什麽還是來到這裡了?
不 知 道 。

叮。
餐廳的門響了,年輕的男人拿着歡迎光臨的挂牌打開門。看見他,不由一愣。
在熙熙攘攘的道路上,這一身軍服非常的醒目。
兩個人保持姿勢以一種略微驚訝的眼神對望着,最後由Lelouch打破了沉默。
[要進來麽?]
[咳!我是來吃早餐的。]
掩飾着自己的行爲,朱雀順勢進入。仍坐在昨天的位子上,仍是和昨天一樣的女侍應,隨便點了些東西。這次,是Lelouch送過來的。
[昨天不好意思。]他笑了笑,[現在剛開店,比較忙。我等一會過來聊,可以麽?]
[沒關係。]被這麽對待,好像真的成了一對多年不見的好友。不習慣的,反而是自己。
看着他和店長小姐在吧擡討論,又是收拾東西又是擺放餐具什麽的,仿佛真的很融入其中的在生活着。
平凡的,實在的生活。這簡直比突然發現Lelouch成了帝國軍縂司令更讓人難以接受,朱雀自嘲的想着。



時鐘指針轉過10點,店裏再度變的安安靜靜。Lelouch一手拿了一個白色的咖啡杯,像他示意。
[速溶的,可以麽?]
[謝謝。]
接過瓷器,握在手裏。剛好能溫暖手的溫度,非常舒服。
[抱歉,現在只能請你喝這個了。]微微一笑,Lelouch坐在了他對面。
帶着歉意的話,聼在朱雀耳裏確實不一樣的感受。以前......他是絕對不會喝這樣的東西吧?而現在,朱雀看到的是:Lelouch滿足的畷着咖啡,享受的看着窗外溫暖的陽光。並因爲能在工作中偷懶休息而微微吐了口氣。一種安靜的氣質環繞在他身上,而這是以前絕對見不到的。對朱雀來説,Lelouch可以是任何樣子,他在任何時間也可以是不一樣的。但是,有一點。Lelouch絕對不會是無害的。

而現在的Lelouch,甚至是弱勢的。

想了整整一夜,太多話在唇邊輾轉。而最後出口的,只有一句。
[Lelouch,你過的不好嗎?]
[哎?]
朱雀看見Lelouch驚訝的望着自己。
[怎麽會。]

20081031031641.jpg 



Lelouch的視線再度移開了。也許是在看窗外的眼光,也許是在看窗外的街道,也可能......是在看窗外的過去......
[現在這樣也很不錯阿,雖然辛苦一點。]他輕聲說着,到像不太在意聼的人。
[真是,在以前可是無法想象啊!不過真的做下來了反而就這麽習慣了。口口也會幫着我,娜娜麗的身體也沒有那麽差了。不過偶爾有點什麽還是會讓人吃不消呀。]
Lelouch就那麽慢慢的說着,全部全部都是很幸福的抱怨。而朱雀,一句話也插不上。
[Lelouch。]
[啊。]像是突然反應過來似的,Lelouch抱歉的看向朱雀。[對不起都是我一個人在講。]
[對了,我應該恭喜你!]他笑得很明亮,[你這個徽章,已經是中尉了吧!真是太了不起了!這種年級就等當上中尉一定很不容易吧!]
[Lelouch!]
突然拔高的聲音,沉下的語氣,以及朱雀糾結的眉頭......這一切都嚇到了Lelouch。
[我......說錯什麽了麽?對不起。]

朱雀瞪大了眼睛,他聼到了什麽。Lelouch居然向他道歉?不,這不可能。
仔細的看着眼前的人,仿佛想找到出錯的地方來解釋這一切的不合理。
最好能證明這個人根本不是Lelouch!

朱雀猛的站起來,居高臨下的看着他。
[Lelouch,你的驕傲呢?]
[誒?]
[抱歉,告辭。]

丟下莫名其妙的話語,那道色的人影已經推門裏去了。
可是不管走多遠,那樣的身影,仍然是一樣的醒目。

驕傲麽?
Lelouch眯着眼挑高了眉,向餐廳的後門走去。

[重逢的感覺怎麽樣?]
好聽的女聲在耳邊響起,Lelouch回頭便看到了在暗處的女性——卡蓮。
[你怎麽來了?]
[看見那個人出現,我能不來麽?]
[啊,何必大驚小怪。偶遇罷了。]
[......Lelouch,你在打什麽主意?]
[他現在是少尉。]Lelouch偏偏頭,作出思考的樣子。[很好不是麽?]
[你想?]
[利用,離開。]Lelouch笑了,仍然很無害。
卡蓮死死看着他,沉默了很久。[對,你可以這麽做。就像他做過的那樣。]
[沒錯。]

就像他做過的那樣。






『 三 』



對於卡蓮來説,這個世界上最難以理解的事情......就是Lelouch和朱雀之間的關係了。
特別是現在。

午後舒適的陽光透過樹蔭斑駁的投在柔軟的草地上,卻放過了大樹下的一片暗角。
兩道身影此刻靠在樹幹的陰影裏。
修長,挺拔。並且親密。
髮的少年眉宇見還有着明顯怒氣的痕跡,他雙手環胸,瞪着一個地方表達他極度的不滿。卡蓮當然還清楚的記得他在上午的戰術課裏是怎樣暴怒的踢翻了身邊的課桌,可以說是非常失態。而現在被他瞪的人——或者也可以說是他失態原因的棕髮少年,正一臉抱歉的笑着,一只手甚至放在對方的腰上。
那是一種佔有的姿勢。
兩個人低聲的爭吵着,應該是說一人在數落而另一人在不斷道歉更合理一些。
很快,道歉的人拉過了對方。
他們在擁抱,卡蓮清晰的看見。連頭也靠在了一起!
接下來的事情就讓人更難以接受了!

天呐。卡蓮絕望的想着。
她今天看見了什麽!如果不是迅速捂住了嘴,她相信自己已經叫出來了!
Lelouch!那位女王陛下Lelouch!居然和全校都知道的他的死對頭——樞木朱雀在接吻!
他甚至看見了Lelouch臉上詭異的紅暈!
這真是她進入ASHRORD軍校后最糟糕的一天了!

樞木朱雀是在學期中突然轉入班上的。
通常這種情況非常少,但是ASHRORD這所貴族軍校的學員都有良好的修養。他們不會在課堂上竊竊私語,也不會用無禮的目光一直打探。只是黨11區的舊貴族子弟這樣的身份被公開后,大家多少都已是一付了然的表情。
啊,原來如此。
仿佛每個人都在這麽說着,從他進入學院開始。

當老師將他的座位安排在Lelouch旁邊時,不少人的表情就變化了。
從驚訝到看好戲。
不過朱雀暫時還無法知道原因,應為Lelouch並不在。
旁邊的同學好心的告訴他,因爲最重要的妹妹生病了,Lelouch正在請假中。
看來是個愛照顧妹妹的好哥哥?應該能好好相處吧。
天真的朱雀這麽想着,然後在一星期后見到Lelouch的那一天。徹底推翻了上面的結論。

當Lelouch出現在教室門口的時候,整個世界迅速的就安靜下來了。
全部的人都看着他,包括朱雀。
色的短髮,乾淨的臉,和大家一樣的制服。可他就是讓人感覺到一種與周圍明顯的不同。
他若無其事的看了眼大家,然後徑直走向自己的座位,然後停下。
[你是Lelouch同學吧?我是樞木朱雀,請多指教。]
而Lelouch只是挑挑眉,[誰讓你坐這裡的?]
[誒?]
[是老師。]旁邊好事的同學幫忙回答。Lelouch看了他一眼,終于坐了下來。
自顧自的開始閉眼養神,對朱雀從打招呼開始起伸出的手,置之不理。
這樣的反應,是朱雀意料之外的,卻是其他人意料之中的。
沒有太多的時間留給他們分析,老師就走入開始了一天的學習。
而朱雀,也只是稍稍不解后便開始專心于眼前了。

[你爲什麽在這裡!]
顯然比起隔壁的座位,Lelouch更不能接受的是眼前的人出現在自己的寢室裏。
[這是我的房間!]
朱雀站在公用客廳裏,有些無奈的看着似乎不太喜歡自己的Lelouch同學。
[這是雙人寢室,學校安排的。]
他想盡量和這位班長——這是他今天後來知道的,搞好關係。恩,至少不是相看生厭!
不管怎麽說,Lelouch似乎都是學校裏的風雲人物。除了班長外,還擔任着中學部學生會的重要職務。托八卦同學們的福,他也當然聽説了關於帝國皇室私生子這樣的謠傳。不管怎麽說,和這樣的人存有矛盾,對身份尷尬的朱雀來説都是不明智的。
因爲他不過是投降囯的質子罷了。
能在這種享有盛名的帝國高等軍校學習,已經是非常好的待遇了。

[再自我介紹一次,樞木朱雀。]
微笑着伸出手,朱雀試圖給對面的人一個好印象。
[Lelouch Lamperouge]
驕傲的擡着頭,Lelouch象徵性的和朱雀握了手,便進了自己的房間。

還真是女王陛下呀!朱雀無奈的想着。

而事後的演變仿佛正是爲了響應這個糟糕的開端。
朱雀發現自己和Lelouch之間,還真是該死的不對磐。
從學習到生活,爭吵簡直就伴隨了每一天。
而最終積累下來爆發的,是戰術模擬課。
[樞木朱雀!你爲什麽不聼我的指揮在c點待命!]
[我認爲直接從這裡突破了d點可以更有效的拉開戰綫!]
啊!又來了!
全班的同學都這麽絕望的想着。
[與其拉開戰綫變成長期作戰應該在這裡等待時期從b點一舉突破!]
[但是這種進入非戰區的做法實在太卑鄙了!]
很明顯,Lelouch是一个认为最後没有得到结果,就是没有意义的人。而朱雀却卻认为通过错误的过程得到的结果是没有意义的!
如果這時從課堂外面經過的人好奇的拉一個人問在吵什麽,大概任何一個人都會回答你——
[結果和過程的意義。]

[樞 木 朱 雀 !]
通常Lelouch這麽叫的時候,他身邊的東西就會遭殃。果不起然的,手中的筆率先飛向朱雀卻被不意外的躲開。似乎是與運動非常不行,幾乎每次體力測試都缺席的Lelouch相對的,朱雀的運動神經可是非常出色的,以至于這種爭鬥中重來都不會吃虧。
[你這個只有四肢發達的笨蛋!]
女王又開始了。確定這一點后的同學們的内心更加絕望了。
今天誰來收拾殘局啊!
[你們兩個!給我留下來收拾教室!]再也無法忍受的老師大聲制止了他們。
[其他人,下課!]

那個時候的Lelouch何止是驕傲啊!
和4年后的現在相比......朱雀坐在車裏回想着,忍不住皺眉。
而站在餐廳後門的Lelouch只是擡頭看着天空,他慢慢伸手遮擋了快要正午而開始耀眼的陽光。
驕傲這種東西啊......只會讓你,失去更多東西罷了。

那個時候到底是爲了什麽突然就在一起了呢?
兩個人不由的想到。
這也是那個時候很多人想要知道的。

『 四 』




在最初的日子裏,朱雀除了對付課業以外,將所有精力都花在了“如何與Lelouch相處”這個問題上。
而且顯然效果不佳。

一切轉折的契機,來源于一次體育用品室的打掃任務。
按寢室分配的任務,自顧自的走着時間到了這一天。
所謂人約黃昏后,沒有美酒少女,只有臭臉掃帚。
Lelouch永遠都是第一個別過頭的那個人,讓人無奈。
狹窄的斗室,飛揚的灰塵,然後是低落的汗水。兩人各侷一處,沉默的幹活。
首先為沉默感到意外的人,是朱雀。越奇怪越在意,很快他便注意到一件事。
每次他的動作大一點向Lelouch那邊靠近的時候,Lelouch似乎都會很緊張。難道在害怕他?
真是的,平時在寢室裏也總是関在自己房間裏很少出來。明明住在一起,反而獨處的機會非常少!難道是終于對平時的惡行感到後怕了?他妄想着,終于忍不住開口了。
[呐!Lelouch.]
Lelouch馬上停下了動作戒備的看着他,讓朱雀倍感無奈。
[我們不能好好相處麽?]

Lelouch看着眼前這個人,傍晚金色的陽光從窗口透過來印在他的頭髮上,又很好看的光澤。親切,柔和,看上去很溫暖。在這個狹小的房間,明明四處雜亂不堪,卻不會影響到這個人。他仍然是活力的。11區的人都是這樣的麽?Lelouch有些胡亂的想着。不管自己怎麽做,他怎麽都是這付表情呢?溫柔的樣子......看上去很不錯?
[難道我沒有和你好好相處麽?]想是一回事,話的卻已經自動的直接脫口而出了。
[啊還是這個樣子。]朱雀保持着微笑上前,[我的意思是說——]
[你幹嗎過來啊——]

[啊!]

Lelouch的運動很差,這一點幾乎全校都知道。但是朱雀很難想象的是,在這種時候Lelouch還是會出差錯......因爲兩人間縮短的距離而緊張的Lelouch下意識的揮動了手中的長柄掃帚.結果可想而知,旁邊的置物架自然是應聲而倒!

好近!
Lelouch看着突然就放大在眼前的臉。爲了保護自己而撲過來的朱雀緊緊抱住Lelouch,用背部承受了所有的撞擊。但是過於親密的距離卻讓Lelouch感到不適應。太近了!甚至連對方呼出的氣都直接噴在了臉上。灼熱的,帶着勞動后的汗味。男性的,朱雀的氣息。
[真是一刻都不讓人放鬆警啊。]朱雀認命的小聲念着。
[我不是故意的!]Lelouch心虛的反駁着,微紅了面頰。如果不是朱雀,想必此刻自己已經被整個埋掉了吧?這麽想着,想要推開對方的手也停了下來。
低頭看着被保護的人,下撇的嘴角,瞪着自己,淩亂的髮......朱雀甚至看到了微開的領口下太過西白的肌膚。突然覺得這樣也很不錯?朱雀危險的想到。


實在是太近了。而周圍,是混亂過後越發的寧靜。

[呵。]朱雀突然笑了,[你這樣看真可愛,就好像縂在教室門口等着給你情書告白的隔壁院女生一樣]


[樞木朱雀!]其實比起小女生Lelouch更像一只純種貓,一激就跳。[放開我!]
[呐!Lelouch,要和我告白麽?]朱雀繼續開着惡劣的玩笑。
[混蛋!]用力想要推開對方的禁錮,Lelouch惱怒的漲紅了臉。太奇怪了!這种氣氛......他要趕快離開這個鬼地方!什麽寢室任務!見鬼去吧!
[等等!別動啊!]朱雀着急的大喊着,而Lelouch顯然不會理會他。於是依靠在朱雀身上的置物架,終于徹底倒下了......順帶揚起大片塵土。
[咳咳咳!]Lelouch的視線以内都迅速蒙上了一層灰色。身上的壓迫沒有了,他立刻掙扎着站起來,嘴卻碰到了一個柔軟的物體。
[哎?!]剛才那個是?

等灰塵勉強落下后,朱雀看到的,是咳出了淚光的紫色眼睛,還有在手指的遮掩下粉色的唇,以及紅透的臉。那真是很柔軟的唇,腦袋裏的第一個想法,居然是這個。

 

夏日,黃昏,傍晚,地點是不太美麗的學院體育用品室。
Lelouch Lamperouge的初吻,在灰塵,汗水,甚至淚水中宣告再見!


[混蛋!]被猛染推倒,朱雀跌坐在一片狼藉之中。留給他的,只有一個紅着臉絕塵而去的倉皇身影。
[喂喂,這一堆要怎麽辦啊!]樞木朱雀在這個美好時間,陷入一個不大不小的煩惱裏......

[Lelouch!]
好不容易趕在宿舍関門前收拾好一切的朱雀悲哀的發現自己的鑰匙不見了。雖然很晚了還要在走廊上叫門的行爲非常糟糕,但是拒絕響應的人似乎更加的……過分!
[Lelouch拜托開門!]
繼續認命的拍打,朱雀已經有點絕望了。
[Lelouch我沒有鑰匙!]

[哼!]
大門終于開了,Lelouch穿着睡衣出現在門口,仍然是一臉其炸得表情。不過朱雀在意的發現了尚未退卻的薄紅。
[這麽晚叫什麽叫!]Lelouch氣惱的低吼着。
[哎!我會這麽晚回來也是因爲某人搞砸了一切卻一走了之的原因吧!]
聞言再度漲紅全臉的Lelouch張口就要說[還不是因爲——]
[那只是個意外吧!]朱雀打斷他的話,[而且要算的話,也是你也靠過來的關係啊!是我的話還以爲你故意這麽做爲了逃掉打掃呢!]
[混蛋你怎麽能這麽說,那是我——]下意識的就揚起了手,Lelouch惱怒的想要揮過去。但很可惜在朱雀面前似乎都是沒有意義,於是很輕鬆的就被抓住了。
[就算踫到了又怎樣!用的着那麽在意麽!]一個人打掃完幾倍于原來的工作量后窩火的惡劣心情在看見Lelouch揚起的手后徹底爆發出來了。真實的,一直讓着他就以爲他是好好先生了麽?
[我看干脆真的來一下好告訴你什麽才算接吻好了!]脫口而出的想法讓兩人一愣,朱雀只猶豫了片刻,便用另一手上前捏住了Lelouch的下巴將唇壓了上去。

不僅僅是貼在一起。
被吮吸,被舔掠,甚至轻咬!滑入的舌推動着,進入他,充斥每一個地方!這種強烈的佔有感,Lelouch被嚇壞了。他瞪大了眼睛看着這個在吻他的人
他是誰?而自己又是誰?!這一刻仿佛連呼吸都要忘記了。

[笨蛋!]退出來的朱雀看着呆掉的Lelouch,好笑得說着:[不說話,是等着我繼續做下去麽!]
[你!]猛然驚醒的Lelouch立刻炸毛一樣的開始掙扎。[快放開我!]
[好啦!]朱雀試圖安撫他,[聼我說!只是一個玩笑,你不要——]
[放開!]而激動的Lelouch已經什麽也聼不進去了。
[Lelouch你——]朱雀看着距離掙扎的人,驚訝的發現他眼中已經恐懼的蓄滿淚水。
[對不起......]下意思的松開手,朱雀低聲說到[我只是開個玩——]

啪!
獲得自由的手高高的揚起着,室内再度恢復一片安靜。
除了Lelouch捂着嘴努力不發出聲音哭泣的臉,和朱雀看不到表情的紅腫側面。
時間在他們中間一秒一秒的流逝。

[嘖!]
朱雀率先打破沉默,他回頭皺着眉死死的看着Lelouch。
[首先,今天你丟掉我跑掉確實是你不對!]他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語氣,[然後剛才那個,我承認我過火了一點!但是你也打過我了,我們算扯平了!別哭了,好嗎?]最後一個短短的問句,他的語氣已經不可思議的柔和下來了。
Lelouch默默看着他,擡手胡亂擦去了眼淚。
[......對不起。]朱雀再次開了口。
[我們好好相處好麽?]
他看着他,抱歉的,不安的,深深沉沉的看着他。

終于,Lelouch低下了頭。
[好......]

這個不可思議的插曲明顯改變了兩人之間的氣氛,這是全班都能感受到的微妙變化。
但是課堂上那句[体力过剩的笨蛋]仍然還是沒有消失的,女王陛下的怒氣隨時都會發作!
不過顯然朱雀已經找到了安撫Lelouch的辦法?
希望不是卡蓮看到的哪一個......

--

 

『 五 』

Lelouch最近很煩惱。
自從答應了和那個樞木朱雀[好好相處]以後,他就越來越煩惱。
爲了阻止這種以幾何長速度堆積的煩惱,Lelouch決定寫寫日記


1935年6月17日 晴。
今天怎麽說呢。還真是糟糕啊!
思維開發課程的國際象棋部分,再度戰勝了所有人。
當然包括那個人,但是他居然稱讚說,[好害呀!]
這個人,一點都不為自己的失敗感到恥辱麽?真是的。
下午的體力訓練逃脫失敗了,這一切當然都是因爲那個人!他居然一路抓着自己去參加訓練!
1000米慢跑,差點沒死掉。要不是那傢伙一直在旁邊帶跑,肯定不會堅持下來的。
那傢伙果然只有運動神經比較好罷了。
晚餐也是!我爲什麽要聼那傢伙的話把討厭的青菜吃掉了!真該死!
不過對他提到的11區特色料理很有興趣。
很想嘗試一下!
等等,那傢伙爲什麽突然走過來啊!有什麽事麽?
¥%·#¥·(因爲太過激動而導致筆跡混亂難以辨認)

混蛋!!!!混蛋!!!!混蛋!!!!
那個傢伙絕對是個混蛋!!!
什麽叫因爲今天一直沒有那個感覺很奇怪就突然過來找我那個啊!而且他又把那個東西伸過來了!我明明說過我不喜歡他伸過來!太過分了!
昨天也那個了!昨天的昨天也那個了!
樞 木 朱 雀 絕 對 是 個 大 混 蛋 !
可惡,我爲什麽把他的名字寫出來了該死。
不過寫過日記以後感覺好多了?看來以後煩惱的話還是寫寫日記好了?


1935年6月21日 晴
那 個 男 人 實 在 太 奇 怪 了 !
今天午休的時候居然讓我陪他去草地上休息!
休息就算了!爲什麽他就可以躺在地上睡覺而我就要坐着把膝蓋給他當枕頭呢?
還一直說什麽男人的夢想之類的鬼話。
男人爲什麽要有這種奇怪的夢想啊!
11區的男人就是因爲有這種無聊得夢想才會老是失敗啊!
下午的時候在林蔭道碰見了卡蓮。
因爲太在意中午的事情於是請卡蓮配合試驗了一下。
沒有什麽奇怪的感覺呀?爲什麽那傢伙的表情好像很滿足似的......
不過後來卡蓮的表情很奇怪,臉也很紅!
是發燒了麽?明天問一下好了。
啊!有電話!

第二日補:
昨天娜娜麗那裏居然很晚來了電話,真是擔心死了。
幸好沒有什麽事情,只是詢問周末是否能回家。
啊!一想到娜娜麗真是迫不及待想去看她呀。
雖然很不願意,但是把那傢伙介紹給娜娜麗的話似乎也不錯?
恩,我還是慎重考慮一下吧!
這麽説來的話,以前也經常把頭靠在娜娜麗的腿上呢!
怎麽說呢,那個時候能感覺很平靜?
這樣的話就有一點理解昨天的那個行爲了。
我果然還是非常在意啊!


剛剛合上日記本,朱雀的聲音就從門外傳來了。
[Lelouch~外面的天氣很不錯,我們去草地看書吧!]
想到剛才的日記,Lelouch回應了朱雀,
[好的。]

找到一塊安靜的草地,朱雀微笑的看着Lelouch。[那麽,今天還是繼續麻煩你了?]
他作勢就準備往草地上躺去。
[等一下!]Lelouch阻止他,[今天應該換我了!]他還需要再實際確認一下!
[哎?你確定麽?]朱雀驚訝的看着他。
[當然了!]
[那好吧。]朱雀很乾脆的在草地上坐好,並拍拍自己的腿。[來吧!]
疑惑的躺下去,Lelouch看着藍天白雲。陽光剛好被朱雀的身影擋去了,只剩下涼爽的風。
好像真的很舒服?Lelouch滿意的蹭了蹭,尋找着更舒適的位置。
不過這個行爲似乎造成了相當大的刺激。

[Le...Lelouch......]
[誒?]
[你知道你剛才做了什麽麽?]朱雀顫抖得說着,氣息極度不穩。
[誒?怎麽了?]Lelouch沒有起身,只是再度轉了轉頭。
朱雀猛的一吸氣,然後用一付很沉痛的表情看着他。
[現在,Lelouch。]他甚至閉上了眼睛皺起了眉,[有一件事情必須由你負責解決!]
說完,他立刻緊緊抓住了Lelouch的一只手。
[誒???]而Lelouch還是沒有明白狀況。

最後。。。。。。

1935年6月22日 晴
我此刻居然還能寫下今天的日期?????
那個混蛋!!!!!!!!!!!!!!!
他讓我的手碰了什麽!!!!!!!!!!

而隔壁房間的朱雀,此刻卻頂着再度紅腫的臉看着天空默念:[果然還是不夠阿。。。。。。]

『 六 』 比起混蛋更加笨蛋?



帝國1940年春,是11區戰爭進入僵持的一年。
因爲資源配給等等原因,使本來以保有政治自主權為條件而同意附屬帝國的11區。
與帝國爆發了全面的戰爭!

以西南爲主的政治經濟中心地帶,都迅速的納入了帝國的有效控制之中。
反而是較爲偏遠的東北山區,成了雙方拉鋸戰的戰場。
複雜的山區地形與多變的氣候條件,都讓帝國的精密作戰武器難以派上用場。而11區的反帝國組織採用的遊擊戰朮,卻取得了很多不錯的效果。針對這種情況而特別組建的小型驅逐轟炸機飛行部隊,開始被派往前綫。
樞木朱雀正是以這樣一種情況回到了原本是故國的11區,以敵對軍人的身份。
最初在陸軍地面作戰部隊待的十分辛苦的他,抓住了組建新型機飛行部隊的機遇,轉爲空中作戰部隊。因爲受過良好的高等教育,本身的運動條件也非常好這些優勢。朱雀的武運開始有了明顯的起色。
如今,在11區的作戰中建立了功勳后,已經獲得了空軍中尉的官階。

作戰研究室内,此刻正堆滿了關於下次作戰的報告書和情報文件。負責指揮的少校正在和副官們激烈的討論着作戰計劃。朱雀坐在角落裏無聊的研究着地型圖。反正他也只是負責實際的作戰任務,不用加入討論,只要等任務書出現在面前就好。如果實際情況有變,那麽任務書自然會變成一張廢紙,就更不需要擔心了。
啊!這種時候要是Lelouch在就好了。也許是意外重逢的原因,朱雀在此刻思念起了那個男人。以前在學校的時候,不用管計劃書,只要單純的聼着Lelouch的指揮來進行作戰行動,真的是一件非常享受的事情呢!不過......腦海裏浮現出Lelouch看着自己輕聲說抱歉的樣子,以後大概再也不會有那種體驗了吧?

[嘿!朱雀!]
門外傳來一聲呼喚,朱雀側過頭去,看見了站在門外的金髮男人——空軍第三作戰部隊指揮官,Gino少校。和上面的長官打了個手勢,朱雀輕聲的移動出去。
[哇好久不見!]Gino熱情的勾住朱雀的肩膀,[休假好玩麽?我聽説了哦!上次作戰,很害嘛你小子!]
[你不會是聼錯了人吧?]笑着回應了Gino。這個男人可以算是朱雀在軍隊中少數的朋友之一,身為貴族卻非常親切,讓人很有好感。
[對了!]Gino想起自己來得目的,[你去過巴利顿了吧!]
[休假的時候去了,怎麽了?]
[内部消息哦!]Gino神秘的笑着,[找到了騎士的活動痕跡,正在監控!似乎在計劃着什麽的樣子哦!]
[騎士?]朱雀有些驚訝。對於這個地下反抗組織,帝國方面可是相當的頭疼。以從事恐怖活動來威脅帝國的軍事力量,並屢屢威脅到一般民衆。搞得整個11區四處騷亂,進行搜捕行動也一直成效不大。
[上面懷疑他們要在巴利顿搞大動作!]Gino繼續講着,[那個11區以前的什麽重要節日不是要到了麽?]
[是呢。]朱雀想了想,[是建國慶典日吧!]
[啊!]突然想到了什麽似的,Gino連忙開口,[差點忘了,抱歉抱歉!]
這就是Gino溫柔的地方吧,朱雀想。如果是那個人的話,一定會吵起來。恩,一定!啊,真是的。自己干嘛又想到他啊。
[那麽巴利顿也會變得不安全了吧?]這麽問着,又開始忍不住擔心起來。煩惱的皺皺眉,距離上次見面,已經過了一個月了吧?
算了!就再去見一次吧!

和上面的長官做了申請,便開着車前往巴利顿市區。雖然軍隊的休整基地離巴利顿不是很遠,但到達的時候太陽也已經完全落山了。找到記憶中街道上的小餐廳時,店長小姐正在關門。
[啊,是Lelouch的朋友吧!]
[你好,Lelouch在麽?]
[他剛剛走呢!你向那個方向走,第一個路口轉彎應該就可以看見了。]溫柔的女性笑了笑,[今天剛發了工資,他說想去給妹妹買份小禮物呢!]
[謝謝你!]

混亂的時局下,市政管理也顯得不盡人意。損壞的路燈比比皆是,讓人看不清路人的表情。偶爾路過的狹窄巷口,是被塞滿的垃圾桶和流浪的野貓。車子轉過路口,行人似乎變的更少了一些。車燈照射着洞洞的前方,仿佛被吞噬了一樣。

[混蛋!放手!]
熟悉的聲音急急的傳入耳裏,朱雀立刻看見了前方糾纏在一起的幾道身影。
[Lelouch!]迅速下車沖過去,拉扯着Lelouch的幾道人影一見是軍人立刻拔腿離去。
[工資!]Lelouch試圖追上去,[娜娜麗的......](不是強x不是英雄救美你們失望了吧哈哈哈哈作者你到底在高興什麽|||搶劫一樣很俗啊|||不我只是在開心終于可以亂入了哈哈哈)
[Lelouch!]朱雀一把抱住眼看就要跌倒的Lelouch,[算了Lelouch!別追了!你沒事吧?]
[誒?朱雀君?]Lelouch回頭看着算是救了自己的人。
[先上車吧!]看着Lelouch被拉扯坏的上衣以及臉上胳膊上明顯的青紅,朱雀皺着眉脫下了自己的外套給他披上。

[那個,]上了車的Lelouch窘迫的看着朱雀,[謝謝。]
[我送你回去吧!]朱雀開動汽車,[剛才是怎麽會事?]
[那個......]Lelouch低下了頭,[工資被他們搶走了。]垂頭喪氣的嘆了口氣,他繼續説到。[去年送給娜娜麗的生日禮物,是老闆好心讓我賒賬買的。好不容易這次就要還清了。]
[你還是老樣子,對娜娜麗那麽好呀!]
[誒?因爲娜娜麗是我最重要的妹妹啊!]Lelouch溫柔的笑着。
[需要錢的話先從我這裡——]
[不用!]
驚訝的看着Lelouch激動的反應,朱雀有些意外,[怎麽了?]
[那個......]Lelouch不好意思的紅了紅臉,[太麻煩你了。]
[怎麽會,]朱雀釋然的笑了笑。[如果介意的話讓我吻一下好了!](嘖,果然是禽獸啊- -+)
[誒?!]
脫口而出的話讓兩個人都愣在了一起,意思到自己說了什麽的朱雀迅速皺着眉頭道歉。
[對不起,我只是——]
[開個玩笑是嗎?]Lelouch有些傷感的笑着接了下去。[你以前也常這麽說。]
那些以前啊......

[啊!]Lelouch指着路邊一棟色的老舊房屋,[我到了。]
將車在路邊停好,車燈隨着發動機的停止工作而熄滅。
[今天真是謝謝你了。]Lelouch將身上的衣服脫下來,[我還是這麽笨手笨腳的真是丟臉。]
[Lelouch!]朱雀沒有回應他的話。
[誒?]擡頭看着對方,Lelouch發現在暗中自己無法看清他的表情。只有輪廓的剪影,模糊的。
[那個,]朱雀思索着該如何開口,[我聽説最近巴利顿不太安全,騎士什麽的......總之!]Lelouch驚訝的聼着他的話,[Lelouch!到我那裏去吧!你和娜娜麗,還有上次見到的口口。]一鼓作氣的說出來,朱雀也在暗中看着Lelouch,[一起住吧!像以前一樣!讓我照顧你!]

[......不要。]Lelouch微笑着拒絕了他,[因爲朱雀君,和以前已經不一樣了。]
[誒?]

[那麽,今天謝謝了。]Lelouch側身準備下車,[我走了。]
[Lelouch!]在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朱雀的行動已經快思維一步搶先從後面抱住了Lelouch。
[爲什麽不相信我呢......]朱雀把臉貼在了Lelouch的背上。
[朱雀君......]Lelouch感受到後面強烈的氣息,溫暖的,有力的,卻沒有了讓人想要親近的味道。
[你知道嗎?]Lelouch開始慢慢講到,[一年前的時候,我在後來轉學的學校裏。啊,是個很普通的學校呢!和ASHRORD完全不同,而且不在帝國的範圍内。那裏很安靜,很平和,大家的臉上永遠都是微笑。米蕾學姐每天都有很多奇怪的點子來讓大家參與,我常常被整的很慘呢。]Lelouch笑了出來,[然後是差不多快夏天的時候吧!學姐居然讓我穿上女裝,還對所有同學們說只要抓到我就能成爲光榮的騎士!還能吃到她親自做的超級皮薩!那一次幾乎全校都瘋狂了。然後我一直一直東躲西藏的奔跑,因爲那些人看我的眼光就好像看見了皮薩一樣!呵呵。]
[然後就在那個時候,軍隊突然沖進來了。]Lelouch停了一下,[那個時候我們都忘了,帝國正在和11區打仗呢。那些軍人沖了進來,然後就是槍聲,砲聲。我聽見很多很多哭聲很多很多喊聲很多很多慘叫聲......我躲在一個櫃子裏,我不敢出去。我知道外面有很多人,然後地上的血漫延了進來。好紅啊朱雀君......我從來沒見過那麽紅的顔色,我被嚇壞了。]
[於是那個時候我就在想,如果我有騎士就好了。如果我有騎士的話他就會保護我,而我就不會害怕了!]

[可是......我的騎士......我的騎士在哪裏呢?]
[我更本沒有騎士。]
[我被發現了,被抓住了。很多很多士兵,他們全部用槍指着我。那個時候我就明白了......]
[沒有人會來保護我。]

[朱雀君,從你把我交給那個人的時候起......我們,就沒有從前了。]

『 七 』禽獸的自白書


從前,對樞木朱雀來説,是分為兩部分的。
一部分是故國,現在的11區。
一部分是帝國,從前的敵國。

連接了這兩部分的人,是Lelouch。

而現在,Lelouch在他的懷裏。他的背貼着自己的心臟,那裏因爲這個距離而溫暖起來。可Lelouch是冷的,不管他抱的再緊,都無法溫暖。微涼的水滴落在他的手上,然後就像被狠狠燙到似的,折磨着那一塊濕潤的皮膚。Lelouch也不再是以前的Lelouch了啊......朱雀不由的這麽想到。

並不是沒有見過Lelouch哭泣。
第一次見他流淚,是吻他的時候。爲什麽就吻下去了呢?朱雀回想着。不知道,但是不做的話一定會後悔。
Lelouch的眼淚對朱雀來説,總是伴隨着他無措的眼睛,還有紅潤的臉頰。然後就是一些比如[不要][討厭][混蛋]這樣的詞語,意外的讓人有甜蜜的感覺。腦子裏也全是[想做一些讓Lelouch會更加哭泣的事]這種想法,接著身體就會不受控制的去行動。等到反映過來的時候,Lelouch的表情已經像熟透的蘋果一樣誘人了。
他擁抱過Lelouch。在他還沒有明白自己的心意,沒有思考過兩人的關係的時候,就伸出了手。

那一天是周末,Lelouch帶朱雀去家裏做客。讓他認識了Lelouch最寶貝的妹妹娜娜麗。那真的是像天使一樣可愛的少女,可惜上帝帶走了她的雙眼,不讓她看見世界的污穢,然後上帝禁錮了她的雙腿,不讓她靠近世界的混亂。和她在一起的Lelouch,會只留下最原始的溫柔和平和。
可是他想看的,是Lelouch更多的表情。
躺在溫暖的大床上,朱雀這麽想着,然後看到Lelouch推門走進來。現在自己正待在Lelouch的臥室裏,躺在Lelouch的床上,Lelouch穿着睡衣沒有防備的走過來準備躺下。
突然明白了焦躁從何而來。

[誒?朱雀?]
剛走到床邊的Lelouch被朱雀一把拉下吻住了唇。
比以前的都要激烈的,更具用攻擊性的吻......並不是一個就結束了。朱雀將到Lelouch壓倒在了床上,仔仔細細的吻着Lelouch。吻他的唇,吻他的臉,吻他的眼睛,吻他的耳朵。想把一切都吞下去似的,吻着......Lelouch不知道該怎樣反應:只是吻,好像平時也有做,但是好像又不僅是吻,不過他不明白朱雀想要做什麽。這麽想着的時候,衣服已經被朱雀拉開了。
Lelouch對朱雀來説,是纖細的,白皙的,容易損壞的。即使溫柔的吻着,也會留下明顯得痕跡,讓Lelouch的眼裏一再蓄滿淚水。將落不落,喘着氣的看着朱雀,仿佛一種邀請——單方面的。
想要令他哭泣,爲了自己哭泣。
朱雀將手滑到了Lelouch的私処,握住了他的敏感。這讓他想起之前那個陽光明媚的下午他讓Lelouch的手為了他作了同樣的事,讓人血脈膨脹。現在他的那裏就和Lelouch一樣楚楚可憐,落着淚水,惹人愛撫。
[呐,Lelouch。]他在他的唇邊低語,[現在,我要打開你。]
手指進入了最渴望的所在,朱雀含住Lelouch的唇,含掉了他的驚叫喘氣呼吸和恐懼,然後進入了他。
Lelouch痛得哭泣了,但是在朱雀的眼裏只會更大的刺激他埋進對方體内的那一部分。他的臉埋在他的頸窩裏,他的手包裹着他的脆弱,然後他的分身被緊緊吸在一個甜蜜的所在。
Lelouch被迫分開的腿在敏感的腰側磨蹭着,長長的手指陷入了上方結實的背部。他還沒有適應朱雀的存在,上面的人已經開始行動起來。
反反復復的磨蹭,停不下來似的。
[Lelouch。Lelouch。]不停的呼喚,不停的吻。然後是進入,再快一點的進入。
想要擁有這個人,這是朱雀當時唯一確定的心情。

第二天醒來的時候,朱雀首先看見的是紅的唇,紅的臉還有紅的眼,咬牙切齒的瞪着自己。幾乎是立刻的,下半身就有了反應。被緊緊抱在懷裏的Lelouch當然立刻發現了這一點,於是理所當然的,朱雀被踢下了床。

[Lelouch!]
迅速的爬起來,Lelouch一看見他不知羞恥的全裸着立刻將手邊的枕頭丟了過去。
[混蛋!你昨天干了什麽!]
撲上去抱住Lelouch,朱雀在他的耳邊輕輕的說,[我喜歡你。]
想要擁有,不想放開,這種心情,就是喜歡吧。
[Lelouch,我喜歡你!]
堅定的述説着自己的心意,朱雀緊緊抱着Lelouch。

這是在告白嗎?Lelouch發現自己一旦面對朱雀就變得思考無用。等反應過來的時,還來不急感動,自己已經再次被吃乾淨了!
[沒辦法,早上容易衝動嘛!哈哈哈!]事後某人是這麽解釋的。[而且Lelouch的樣子也很......]
這個傢伙,絕對不能原諒他!
Lelouch的心情,大概只有這麽一句話吧.....


『 八 』

當你的心情如同春天般明快的時候,時間總是太快。
而世事如同寒冬的積雪一般壓迫你的時候,時間會變得很慢。
這也是一種相對論。

當朱雀在ASHRORD的日子裏抱住Lelouch的時候,他希望永遠不放手。而現在,Lelouch就在他的懷裏,他卻不能確定自己是否擁抱住了他。
不過兩三年而已,可時間卻不能追回來。
後悔了嗎?
不。如果再來一次,結果也是不會有改變的。

[是哥哥嗎?]
車外傳來輕輕的敲擊聲,驚醒了沉思中的兩人。
[口口?]
Lelouch有些慌張的看着車外的人,手忙腳亂的掙脫朱雀的雙臂。
[哥哥你沒事吧?]擔心的看着從車上下來的人一身淩亂,口口緊張的抓住了Lelouch的雙臂。
[讓你擔心了。]Lelouch抱歉的笑着,[遇上了強盜,多虧了朱雀君。]
向車裏看去發現,朱雀也下了車。
[那麽,我先上去了。]Lelouch和他點點頭,[今天真是謝謝了。]
[Lelouch。]朱雀正色的看着他,[我說的是認真的。你考慮下吧,就算爲了娜娜麗。巴利顿真的不安全!]
[......好。]

看着離去的色軍用汽車,Lelouch抓緊了口口的手。
[c.c呢?]
[在上面。]口口疑惑的看着Lelouch,[哥哥,真的沒事麽?]
[怎麽可能沒事!]Lelouch回頭瞪着他,[有大事!]
拉着口口快步上樓,Lelouch一把推開門。[c.c!]
霸佔着Lelouch床的髮女子無聊的看了一眼進來的人,[你的寶貝妹妹剛剛睡下,你要繼續這麽大聲麽?]
[卡蓮在哪裏?]一把上前拖起對方,Lelouch壓低了聲音。[立刻通知他們停止活動,已經被軍方盯上了!]
[誒?]
[連那個混蛋都知道了巴利顿即將變成危險地!軍方那邊肯定已經跟上綫了!]
[哦~那個混蛋,剛才在樓下不是還叫朱雀君麽?]
[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
[是是~我馬上就去聯係。]
[等等!]Lelouch思索了一下,[可能有人出賣了我們,不然軍方的動作我們不會一點也察覺不到。]
[然後呢?]c.c仍然是一付無趣的表情。
[計劃要修改!]Lelouch的眼神立刻淩起來,[用Geass,聲東擊西之計!]
[哦?]
[我要讓那群愚蠢的軍人知道什麽是螳螂捕蟬,黃雀在后!]
Lelouch危險的眯了眯紫眼。朱雀,真是感謝你第一時間給我帶來的消息啊......

結束了一上午的文件審核等等公事,朱雀無聊的伸了個懶腰。這時桌上的電話適時的響了起來。
[喂?朱雀嗎?]是Gino的聲音。
[是的,有什麽事麽?]
[那個,]Gino停頓了一下,[我在大門的警衛室啦!這邊有個人說要找你耶。]
[誒?]
[他沒有正式手續啦,我剛好經過說問你一下好了。]
[是什麽樣的人。]
[髮的男人,紫色—]
[我知道了!]不等Gino說完,朱雀已經挂上電話沖出去了。
[喂喂?]Gino對着電話嘆氣,[真是性急啊。]
看來真的是朱雀的朋友?不過真讓人意外啊......
回頭向在門外等着的人看去,是一個纖細的髮男人。帶一點柔弱的憂鬱氣質,外表明顯不是11區本地人。
[你等一下吧!]Gino熱情的招呼到,[朱雀馬上就出來了。]
[謝謝。]來人禮貌的回應着。
[你和朱雀是?]不由的問道,Gino好奇朱雀居然在巴利顿還有這樣一名朋友。
[我們以前是同學。]

[Lelouch!]朱雀出現在兩人面前,[真的是你!]
[恩。]Lelouch微笑着打招呼,[朱雀君。那個......]有些羞澀的紅了紅臉,Lelouch不知道該怎麽開口。
[哎朱雀。]Gino拍拍朱雀的肩膀,[難得別人找上門,不如找個地方好好聊聊?我知道這條街盡頭的酒吧非常不錯哦!]
[哎?可以麽?我下午......]
[去吧去吧!]Gino揮揮手,[少校那邊我來説。]
[謝謝!]

看着離去的二人,Gino不由想道:朱雀的同學,會是那個ASHRORD學校麽?很耳熟啊......Lelouch這個名字......

[好意外。]朱雀和Lelouch坐在靠窗的座位上,[你居然會來找我。]
[那個......]Lelouch慢慢的說着,[關於昨天你提到的事。]
[誒?]有些意外Lelouch這麽快就回復自己,朱雀心裏很驚訝。
[方便的話,我想請你讓娜娜麗借住一段時間。]
[誒?你呢?]
[我的話,還有工作不太方便。]Lelouch笑着解釋了一下,[你昨天說了以後,我想了很久。我不想讓娜娜麗遇見危險。]
[你還真是老樣子,凡是娜娜麗為先。]朱雀搖搖頭,[口口呢?他不也是你弟弟麽?]
[口口也有工作,]Lelouch紅了一下臉,[我一個,還真負擔不過來呢。]
[你現在已經讓我很驚訝了!]朱雀不由的回憶起來,[以前在寢室可是一點也不能想象你做這些啊!]
脫口而出的美好回憶仿佛狠狠揭開了傷疤,讓兩人之間的氣氛尷尬起來。
[那個總之!]朱雀急急打斷話題,[讓娜娜麗過來吧!我那邊有一套房子,在軍官宿舍裏,非常安全。我平時都住在辦公室那邊的宿舍裏,也不怎麽回去。娜娜麗過去的話,正好呢!]
[......謝謝。]
[不用。]朱雀看着他,一張逆光的臉,表情不太清晰。[如果你願意過去,我會很開心的。]

[Lelouch。我希望我們......]
[算了。]
未完的話沉默在了胸口。兩人間能珍惜的,只是此時這靜靜的沉默。


『 九 』

朱雀做了一個夢。
夢裏他和Lelouch面對面坐着,中間隔了一張很長很長的桌子。桌子的一端靠窗,窗外是ASHRORD美麗的草地和林蔭道,此刻陽光滿地。
他們看着彼此,僅此而已。

等手伸過去的時候,外面的陽光已經暗淡了。桔色而溫暖的光,在桌上投下一個窗框十字的影子。
朱雀的手停在了那裏。
Lelouch看着他,紫色的眼睛,沒有什麽表情。
光折在裏面看上去有一點點偏紅。
很美麗。
而裏面映出的自己,卻是複雜的。
想知道的,想問的,想說的,甚至想做的。
被関起來了。
於是只能看着,即使伸出手去也不能踫到。
於是手就那麽停在那裏,一個漸漸模糊的十字交點上。
Lelouch垂下了眼睛。

如果此刻是夢境。
該上前吧?
然後呢?
像以前一樣!
原來我的夢境是過去啊......朱雀自嘲的笑了。
該醒了。

Lelouch的手意外的,突然覆了上去。
很白很長的手指,涼涼的蓋在自己的手上,然後握住。
指尖摩挲着掌心的紋路,一點點地攤開,然後拉起來,貼在臉上。
Lelouch的動作很慢,在顫抖,眼睛也沒有看自己。
[我不想回顧過去。]
[我也不知道未來。]
[但是現在......我們能見面能説話能看見彼此,好嗎?]
朱雀覺得時間有那麽一刻似乎停止了,他花了很大的力氣才找到自己的聲音:[不要那麽難過的表情。]
[難過的是你啊。]Lelouch擡頭看着他。
原來已經那麽明顯了啊......後悔。從再見后就在後悔吧!
一點一點的積累,快要滿盈而出了。

[Lelouch啊。]
這簡直就是一句魔咒。
朱雀醒來的時候,是爬在辦公桌上的,自己的手就那麽僵直的伸在眼前。指尖殘留的,仿佛還有那人皮膚細膩的觸感。
幾乎就要混淆了。

視線下移,朱雀看見了手腕上軍徽樣子的袖口,然後是代表軍階的杠。
一圈。
仿佛枷鎖。
而這個枷鎖是自己用Lelouch換來的。
在兩年多前,在帝國與11區的戰爭剛剛爆發的那個時候。
手不由的緊握成拳。

戰爭的爆發點是Euphemia Li Britannia——帝國皇族要人的不當言論。
那是一個陰謀,策劃者是Lelouch。
而這一切被朱雀知道了。

[既然被自己的國家抛棄了,那麽就親自去奪回來。]
其實兩個人的想法是完全一致的呢。
被帝國否認其皇族身份的私生子,以及被作爲質子而送到了帝國的11區首相之子。
他們真的是很配,而他們都在等一個機會。

創造機會的是Lelouch的,而握住機會的是朱雀。
以犧牲品為Euphemia的代價。
戰爭的機會。

其實那或許是一場意外。
在發現Lelouch的身份Lelouch的憤怒Lelouch的計劃的時候,朱雀是驚訝的。
Lelouch激烈的勸誘過朱雀,他兇狠的指責着帝國的一切,包括這個世界。
最後他說:[朱雀!如果我是們聯手的話,一定沒有問題的!到時候你的國家也是你的了!]
[爲了這樣的理由你就可以犧牲Euphemia麽?]
[结果优先于一切!]
[......你錯了,你錯了……用错误的方法得到的结果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樞 木 朱 雀 !]
其實從頭到尾朱雀都沒有讓Lelouch解釋過Euphemia的事件,他只接受了Lelouch的認罪。
然後凴此罪將Lelouch交給了帝國宰相——二皇子修奈泽尔殿下。

朱雀正是以這個機會擺脫了質子的身份進入的軍部。
那天Lelouch的叫喊被他親手関在了身後。

那一天他以爲他們完了,永遠。

theme : 同人小説
genre : 小説・文学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お宝】畑野ひろ子!衝撃の裏映像流出!

畑野ひろ子 画像 畑野ひろ子 ブログ 畑野ひろ子 柏原崇 畑野ひろ子 離婚 畑野ひろ子 再婚 畑野ひろ子 結婚 畑野ひろ子 柏原 畑野ひろ子 のだめ...
【About me】

白白-MAYAKI

Author:白白-MAYAKI
name@白晓-Bai
photograph&text: Day-Dream


常用ID-小白白小
17th Sep.
乙女座/性別隨機

skype ID:lillian_0917
MSN:wll917@yahoo.com.cn


Blog Start from 2007.9.10
Chinese Only
copyright(c)2007-2009 lillian 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by Day-Dream

当サイト内のバナーを除く全てのものの無断転載・無断転用等の使用は禁止しております。
禁止:転載/転写/直リンク/加工/二次配布
本站内圖文請勿轉載 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No reproduction or republication without written permission.

コスプレ写真S コスプレイヤーズアーカイブへ コスプレウォーカー 白白
【カテゴリー】
最近の記事-New Diary
【リンク-LINK】
本站链接以下logo自取
★Logo 0f Cosplay(fc2专用)
不是fc2的请用下面这个
【Guest book】

Pictures&BBS&Website
【Search】
My mini Blog
【月別アーカイブ】
::痕迹::
Next Hits-44444(看谁那么倒霉= =+)
   
::聆听::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